尤努斯:"穷人本身能创造一个没有贫困的世界"

作者:郭永刚 发布时间:2006-10-24 16:28:53         上一篇 下一篇

孟加拉国银行家穆罕默德·尤努斯今天在北京大学举行的“中国小额信贷发展论坛活动”上表示,中国人是很讲究信誉的,同时也是很有创业精神很勤奋的人,如果能够把钱贷给穷人,他们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

今年10月13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将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尤努斯和他创办的孟加拉乡村银行(格莱珉银行),以表彰他们“自下层为建立经济和社会发展所做的努力”。

尤努斯是第一个以银行家和经济学家身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这次来京,也是他获奖后首次访华。

走出大学校园到乡村去

现年66岁的尤努斯曾在美国田纳西州范德比尔特大学从事经济学研究,并在回到祖国孟加拉后开始经营银行事业。如今,他还在孟加拉的吉大港大学教授经济学。

“我是教经济学的,我的梦想就是让人们有更好的经济生活,于是我常常扪心自问:我在教室里所讲授的课题到底有什么实质的好处?因为我教给学生的全都是一些关于经济学的理论,而当我真正走出教室时,看到的却是人民深重的灾难,骨瘦如柴的人们奄奄一息,整个国家都陷入了困境。所以我一定要走出大学校园,到村庄中去,这些都发生在1975年。”尤努斯曾对媒体说。

1976年,尤努斯碰到了一名制作竹凳的赤贫妇女,因为受到放贷人的盘剥,她一天连两美分都挣不到。尤努斯于是掏出27美元,分别借给42个有同样境遇的女人。他希望这些人能借助这笔贷款摆脱廉价出卖劳动力的命运。当年,以此为目的的“格莱珉银行”成立了。1983年,当局允许其正式注册。这被普遍认为是全球第一家小额贷款组织。

这位一生以帮助穷人为己任的人,却从没有对乞丐施舍过一分一毫。相反,通过乡村银行发放的小额信贷,乞丐们摆脱挨家挨户乞讨的命运,开始在街头摆个糖果摊子或者卖点小孩子的玩具。他说:“穷人本身能够创造一个没有贫困的世界”。

尤努斯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表示,他将利用自己所获奖金的一部分成立一家公司,为穷困人口生产低成本的高营养食品。剩下的钱将用来为孟加拉国的穷困人口创建一座眼科医院。他称,食品公司将被命名为“社会商业企业”,以象征性的价格出售食品,而且这将是一家“不会亏损也没有分红”的公司。

事实证明,穷人是完全可以信任的

现在,不光在穷的国家,在美国、加拿大、法国、挪威都开始有小额信贷的做法。全球已有上亿个家庭享受到了孟加拉乡村银行模式小额贷款的好处。仅在印度和孟加拉,就有5000万个家庭受惠。

尤努斯相信,信贷是每个人应该享有的权利,就像获得粮食的权利一样。据说,他和他创办的银行向穷人发放贷款时,不需要穷人签署法律文件,不问这个人以前是否在其他银行贷过款,是否有未还的记录。

这在银行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因为银行贷款通常需要抵押品,而穷人没有抵押品。

“我们是穷人的银行,我们彼此之间应该建立的信任。”尤努斯说。事实证明,穷人完全是可以信任的。据说他的穷人银行的还款率是98.99%,这样的还款率超过世界上任何一家成功运作的银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杜晓山介绍,1993年,中国社科院和孟加拉乡村银行达成合作协议,在中国开展小额信贷实验。社科院的项目现在在6个县开展,但是规模很小。“模式基本上和孟加拉乡村银行是一样的,应该说我们做得不如人家好。”他说。

天则经济研究所常务理事、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也表示,中国的经济改革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可是我们有上千万人还没有脱贫。我们在10多年以前就开始想办法引进尤努斯教授的方法来解决中国的贫困问题,但是不太成功。

小额信贷在中国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焦瑾璞不同意“中国小额信贷不成功”的论断。

他说,目前我国对农村贫困地区包括城镇贫困人口提供小额贷款的机构主要有三类:非政府组织(NGO)、农村信用社和中国政府推动的小额贷款公司。其中,专门发放小额贷款的非政府组织共有约 300家。

焦瑾璞介绍,目前提供小额信贷业务的中坚力量,则是农村信用社。最新统计显示,我国有2.4亿农户,大约有1.2亿农户有贷款需求。利用农村信用社提供的小额信用贷款和两户联保贷款获得的户数大约是6700万家,占农民总人口的大约33%,这个比例相当高。

除此之外,还有城市信用社和政府合作发放的小额贷款,以及财政补贴指导下的中国农业银行发行的近2000亿元的扶贫贷款。另外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贷款,以政府为主力军。

焦瑾璞透露,中央政府一直非常重视发展商业性的、可持续的、有中国特征的小额信贷组织。2005年到2006年,两个中央1号文件都提出要大力培育和发展由自然人、企业法人、社团法人兴起的小额贷款组织。2005年下半年,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财政部、银监会、商务部四部委共同组成小额信贷专题工作组,一直对此项工作进行推进。

他说,去年下半年以来由中国政府或一些金融管理当局推动的小额贷款公司,主要指在正规金融体制外的纯粹民间私有的资本,按照公司制或者股份制法人结构组织起来,发放小额信贷,截至目前共有7家,正在5个省的5个县进行试点。

法律环境尚未解决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则认为,小额贷款机构的法律环境还没解决。现在我国对小额贷款开了一个小口,各个地方政府批准作为试点,但全中国这么大的地方,一共只有7家。而这7家还是通过招投标竞争,由政府批准成立的。这样一个制度不能为小额贷款成长创造很好的法律环境。

从1993年就开始搞小额贷款试点的茅于轼建议,小额信贷机构应该像工商注册一样,有一套办法,只要符合这些条件就可以成立小额贷款公司。

现在的规定是小额贷款机构只贷不存,不许可吸收存款,因为容易发生卷款潜逃事件。但是茅于轼认为,总是不许又存又贷,就像把一条腿割断了,剩一条腿怎么走?他建议,开始可以做一些限制,比如前3年不许吸收存款,从第四年开始可以少量吸收,到第几年可以不受限制吸收存款。

“孟加拉乡村银行的经验告诉我们,小额信贷机构应该是又能存又能贷的。”茅于轼说。

焦瑾璞承认,到目前为止尚没有统一的法规政策出台,“但这也有好处,就是可以允许实验不同形式的小额贷款组织”。


文章出处: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