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行股改暂缓

作者:李利明 袁朝晖 发布时间:2006-11-07 10:29:11         上一篇 下一篇

   在三家国有商业银行相继成功上市之后,最后一家——中国农业银行的股份制改造并不会如预期迅疾展开。
    本报从权威渠道获知,2008年前,农行股改基本上不会启动。
    此前,中国农业银行为其股改已做了大量准备和预热工作。11月3日,农行新闻处也告知本报,农行已经设立股改办,全面负责股改相关事宜。
    但权威人士透露,农行暂缓的主要原因在于,到目前为止,还未找到各方认可的股改方案和可靠的盈利模式,如仓促启动,那么涉及近万亿元的股改行动将有一定风险,并且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

方案未定


    最近一段时间,农行一直在进行股改的准备工作——聘请德勤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启动人力资源综合改革等等。
    事实上,在农行股改方案的制订过程中,央行、财政部和银监会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央行行长周小川是国有银行股改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而财政部则是农行惟一的出资人,尽管农行目前资产和负债并不匹配;银监会是农行的业务监管机构。上述权威人士称,目前,三方对于农行股改方案还没有形成一致意见。
    今年6月,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在一篇文章中透露:2005年12月,央行向国务院上报了《农村金融改革总体规划》,其中关于农行改革的内容是:“加快推进农行股份制改革。继续发挥农行支持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作用,坚持农行的商业化改革方向,使其经营决策和金融服务贴近基层、贴近农村,切实提高农行对农业产业化、农村基础设施和农村城镇化建设的信贷支持质量和效益,加强对县域经济的金融服务。”
    而在今年5月坊间开始出现农行将被“分拆”传言,其时,一位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财政部金融司对此的说法是农行的改革暂时不会启动,主要原因在于,相对于其他三家国有商业银行,农行的情况更为复杂,需要更多的资金填补缺口,而财政部暂时是没有如此庞大的资金。
    按公开的说法预计,农行股改的资金缺口在8000亿-10000亿元,这些由财政部还是央行来填补?如何填补这个缺口?而且,农行完全由汇金公司持股的设想能否得到财政部的同意?目前,这些都是未知数。
    尽管农行已有数千亿元的实际亏损,作为持有者,财政部是否愿意放弃这个资格仍是疑问。毕竟,之前在中国工商银行的股改中,财政部为了获得在工行50%的权益,而宁愿承担了2460亿元的贷款损失。
 去年底,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曾公开表示,作为四大行之一,农行与改制前的工、中、建三行在体制机制上有共同之处,因此,农行改制的基本任务也会与其他三家银行一致,先要进行财务重组,消化历史包袱,再进行公司治理机制改革,即通常所讲的治标与治本要结合。而在今年6月,银监会副主席唐双宁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表示:“农行要按产权股份化方向加快改革步伐,发挥其人员、网点及技术等优势,加大对农村资金的市场化支持力度。”这些都是农行股改的一些大原则。
    上述权威人士称,只有当三家机构形成了统一的意见之后,农行的股改方案才会被上交到国务院进行讨论。

通盘考虑

    汇金公司的一位高层此前曾告诉本报,与其他三家国有银行的股改相比,农行的改革更具有复杂性,这是因为农行的改革要把它放在整个农村金融体系的建设中通盘考虑,而不是仅仅放在国有银行股份制改革中考虑。
    2006年中央一号文件要求在新农村建设中“继续发挥农业银行支持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作用”,这是在未来农村金融体系的设计和布局中对农行的定位。上述吴晓灵和唐双宁的讲话,都是把农行的改革放在整个农村金融体系建设的角度来通盘考虑的。
    一位知情人士也向本报表示,改革之后农行的定位、农行如何与其他农村金融机构形成合力等问题,都需要进行系统的研究。
    目前,在农信社改革的绩效需要进行重新认识和农发行改革思路还不十分明确的情况下,单单把农行的改革拿出来考虑,而不考虑和农发行、农信社和邮政储蓄系统的改革相配套,改革的效果或许会打些折扣。
    这位知情人士举例说,农行目前还承担着一些政策性的农业信贷业务,截至2005年12月底,农行涉农贷款余额已达9787.08亿元,占全行贷款余额的35.8%。其中,农业产业化贷款余额575.66亿元;扶贫贷款余额958.99亿元;农村城镇化贷款余额192.84亿元;农村商业贷款余额1314.96亿元。
    农行改革之后,这部分政策性业务如何处理还是一个难题。
稳妥起见
    正因为有这一系列的问题需要研究,在上述权威人士看来,在还没有找到合理的盈利模式下,目前不是立即启动农行股改的良机。
    在2004年“两会”之后的答记者问中,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称国有银行的改革是“背水一战”、“只准成功、不准失败”。目前,农行之外的三家国有银行已经相继完成股改并成功在海内外上市。
    正是由于这三家银行股改的成功,农行股改则必须慎之又慎。农行股改涉及5万多亿元资产、近50万职工、遍布城乡的两万多家网点,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
    农行还需要准备的时间。
    纵观一下建行、中行和工行,早在股改启动前几年就开始进行前期准备工作,为股改的启动奠定了基础,都是“万事俱备、只欠注资东风”了。
    1998年初,周小川担任中国建设银行行长以后,建行先后实施了总行本部及系统分支机构改革,开展人事与激励约束机制改革,建立了以经济增加值为核心的绩效考核机制和以经济资本为核心的风险与效益约束机制,并对股份制改革方案进行反复研究和论证。
    2000年初,刘明康担任中国银行董事长兼行长之后,作为整体改制上市的一个试验,中行启动了中银香港的重组和上市工作,在2002年7月,中银香港成功上市,受到了境外投资者的热捧。在股改启动之前,中行已经是惟一一家净资本为正数的国有商业银行。
    1999年9月1日,工行就做出了电子系统大集中的决策;2002年,工行在国内银行业中首家实现全行业务数据的集中处理。从2002年起,工行开始聘请安永对其部分分行进行财务状况审计。2004年起,工行股改的十八项准备工作就已全面展开,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工作已全面启动。
    尽管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速度最快的工行还是用了一年半多的时间完成了从股改启动到A+H上市的这一“三步走”过程。
    从农行提供的资料看,过去两年来的改革举措主要有:启动人力资源管理体制综合改革试点;组织实施信贷资产风险状况摸底清查,开展对非信贷资产的五级分类管理,全面清理自办经济实体;聘请德勤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全面审计。
    这些举措与其他三家银行之前的准备工作相比,还稍显不足。因此,即便农行股改马上启动,但要在一年之内完成的可能性也不是太大。
    11月2日,农行公布了今年前三季度的经营业绩:1至9月份,农行实现经营利润425.72亿元,同比增盈110.02亿元,增幅34.85%。
    过去几年来,农行的经营利润虽然不断上升,但是每年利用经营利润消化历史包袱之后,不良贷款余额一直徘徊在7000亿元左右。
    农行需要做的事情依然很多。


文章出处:经济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