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者知情权与信息不对称之学理展开(二)

作者:董晓玲 发布时间:2005-10-15 10:57:06         上一篇 下一篇

二、知情权的起因:信息不对称

(一)信息不对称:必然性和客观性

在消费过程中,消费者知情权的实现是一个信息流动的过程,有关商品和服务的信息从经营者流向消费者直至达到某种均衡。信息之所以有流动的必要,就在于信息在初始状态的分布是不对称的,即信息在各主体间分布不均,某些当事人拥有但另一些当事人不拥有信息。信息充分是传统市场均衡理论的前提,但现实生活中,人们对信息的掌握并不总是无差异的。由于在阅历、受教育程度、职业、年龄等方面的不同,人们之间的信息分布总是呈现出明显的差别。从信息经济学的角度讲,经营者(卖主)具有“私人信息”,他们知道所经营的商品、服务的质量内情,而顾客不具有此类信息。这时关于产品价值的信息是不对称的。特别是在服务这种特殊的无形商品的交换中,消费的过程就是接受服务的过程,只有当服务结束时,消费者才能对服务的质量、价值独立地作出判断。而这种交换过程是不可逆转的,消费者甚至不能象购买有形商品那样,在购买前通过观察对目标商品得出一些感性认识。

更进一步说,信息不对称不仅存在于消费者与经营者之间,甚至存在于不同的经营者之间。即使是对同一件商品,不同阶段的经营者相关信息的占有内容和数量也是不同的。客观上说信息在传递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损耗的情况;主观上看由于存在着社会分工、专业程度和角度的不同,下游环节的经营者很难完全按照上一环节经营者的理解来看待同一件商品。经营者之间尚且如此,消费者与经营者之间的信息差距就更大了。

从根本上说,经营者与消费者信息不对称的原因在于人类社会分工和生产的专业化。正是社会分工的出现,使商品交换越来越频繁,生产变得更加专业化,人们的需求可以借助他人劳动成果得以满足,无需以自己的直接劳动成果满足自身所有的生活需要。于是同一种物品的生产和消费在不同的人群中分化,长此以往,产生了经营者和消费者两大社会阶层。个人总是处于社会生产的某一具体环节,为满足衣食住行却需要各种各样的商品。生产和消费发生于不同的人之间,人们对通过交换得来的商品的生产、运输、销售过程自然是不了解的。可以说,消费者信息弱势地位具有必然性。

在社会化大生产的条件下,伴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商品日趋复杂精巧,虽为大众带来更为舒适便利的生活,但商品的复杂性与危险也增加了。这使得消费者对商品认知的难度加大,很多商品或服务都需要有相当的专业技术和知识才能有所了解。更何况科学总是处于不断的进步当中,人们对事物规律的了解有一个不断深入的过程。[1]可以说,消费者的信息弱势地位具有客观性。

(二)信息不对称的发生时间和内容

1.信息不对称的存在时间

消费过程中信息的不对称一般发生在消费行为发生之前,在消费行为发生之后得到减轻。但这一不对称状态并未消除,而是可能长期存在。部分原因在于交换双方的利益形态有差异。经营者追求的是商品的价值,它在商品交换的时候就得以实现;消费者追求的是商品的使用价值,它要在商品被使用后才得以实现。在商品的价值实现和使用价值实现之间的这个时间差,是消费者无法克服的。消费交换发生后,消费者可以通过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获得经验性的认知,减轻信息的不对称程度。但消费者所了解的情况也是有限的,对于那些较复杂的商品,需要相当的专业知识,才能理解它是如何运转的以及故障是如何排除的。信息的不对称状态一直存在,难以彻底消除,只是在程度上有所不同而已。

2.信息不对称的内容

从内容上来说,信息不对称状态既包括信息数量不对称,也包括信息质量的不对称。从另一个角度看,不对称信息可以是指某些当事人的行动,也可以是指某些当事人的知识。经营者的有些行为是消费者难以观察到的,比如说,以次充好。经营者可以给消费者展示一件毫无瑕疵的样品,却交付另一件次品。这个狸猫换太子的行为对经营者来说可能是轻车熟路,但对消费者而言是隐蔽的。此外,经营者知道商品的一切情况,包括瑕疵、性价比以及同类商品在市场上的销售行情。甚至在商品尚在生产领域,还未进入流通环节时,经营者就掌握了详尽的信息,拥有充分的信息数量;而广大普通消费者对厂商生产、销售的商品的质量一般不了解,或知之甚少,只能通过对商品商标、品牌的认知来推断商品可能具有的品质。于是,消费交换的双方对交换客体——商品或服务——的理解在维角度、深入程度、涉及领域等方面都不尽相同,发生交集的共有知识相当有限。

(三)信息不对称的强化因素——组织程度

现代社会中企业的组织程度进一步增强了经营者的信息优势。无论是生产者还是销售者通常都以企业的形式出现,是高度有组织的市场主体。它们目的明确,分工有序,集中了相关领域的各种资源,专业性很强。一般来说,企业对相关的市场信息十分敏感,搜集过滤信息的效率既高,成本也低。这是分工带来的必然的规模优势。如果说信息不对称的初始状态是“先天”的,那么消费者在之后的信息获取中也没有取得任何优势,差距反而进一步扩大。

占据信息优势使得经营者取得了成功欺诈或者获得其它非法利益的条件,因此,以自身效益最大化为追求的经营者往往力争维持信息优势地位。不少经营者经常设置信息障碍,隐藏真实情况或编造虚假信息。反观消费者,他们通常是分散的、个体化的交易主体,单个的消费行为极为偶然、频繁地发生。一般来说,消费者投入到单个消费关系中的时间、精力都是有限的。加之资源和信息的有限性,消费者虽然会尽力寻找尽可能多的信息作为决策依据,但一般也只能在不完全的信息或分析的基础上做出决策。[2]

组织化程度之不同的另一个影响表现在双方对诉讼成本的承担能力。在现代社会,进行诉讼一般是当事人的纠纷解决方式。公权力可以确定、永久地解决纠纷,但启动法律程序的成本普遍比较高昂。为了寻求补偿而进行法律诉讼意味着一笔额外时间、精力和金钱的支出。在动用法律手段之前,消费者会仔细衡量诉讼的成本和收益。当交易损失在可以承受的心理范围之内的时候,在“忍受损失” 和“寻求补偿”之间,消费者往往选择前者。现实生活中的事实与法院通过法律程序认定的事实是有区别的,对大多数缺乏法律专业知识的消费者个人来说,法院的最终判决几乎是不可预测的。“考虑到庭审法官、律师、陪审员的精明程度,证据开示过程中的偶然事件,证人的不可预知性,以及法律不可避免的模糊性,我们就不会感到奇怪:当事人各方认为,赢得一场违约诉讼的几率是相当偶然的。”[3]如果寻求补偿的成本大于所受的损失,结果就会是得不偿失。“寻求补偿能力的不足”[4]是消费纠纷中常见的情况,使得不少消费者保护的法律条文徒有其表,最终流于形式。



[1] 例如有些商品在投放市场之时其缺陷尚不能为人们现有的知识水平认识到,可能在经过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后,才会被发现对人有危害。

[2] [美]保罗·萨缪尔森、威廉·诺德豪斯.微观经济学(第十七版)[M] .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04.165.

[3] [美]埃里克·波斯纳.法律与社会规范[M] .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231.

[4] 王宁.消费社会学[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1.313.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